说唱播报|  Rapper|  会员中心

|

涌入现实生活的“嘻哈热词”,你真的了解它们的本义吗?

日期:2020-10-02 来源:说唱网(Rapwang.com)-中文说唱|中国嘻哈|HIPHOP文化 浏览:

本文章转自:押韵诗人

在本篇文章的一开始,我要推一首歌。这首歌是AR在2019年8月6日发布的《Punchline No.1》。这首歌的创作背景是:《中国新说唱2019》强推“嘻哈热词”punchline,作为中文说唱圈最有punchline的rapper之一,AR表示“要让他们看看什么才是真的punchline”。


为什么要把这首歌拿出来说?因为AR在歌曲一开头就说出了爱奇艺的迷惑操作:连续三年强推“嘻哈热词”,但效果却越来越差。为什么那句“你有freestyle吗”可以爆红,而“skr”和“punchline”就只能面临被群嘲的命运?难道真是因为《中国有嘻哈》比它的后继们要火爆太多?从这些“嘻哈热词”本身去分析来看,事实并不完全是这样的。


“skr”完全是个语气词,而语气词要爆红是非常有难度的,我能想到的爆红语气词是“giao”和“奥力给”。这两个词有一个共同点:有个“ao”的韵母。这个“ao”在发声上是可以迅速实现“昂扬的高音”的,很适合表达情绪(还有某个c开头ao结尾的国骂)。




而你读一读“skr”就会发现它完全是个往下走的音,没有办法表达情绪;如果要用这个词表达情绪,最好的例子也只能是PG One在《H.M.E》曲中和曲末那样,尖利地发出“skr”的音,但那显然不适合平时使用。


所以,相比于“自动流行”的freestyle,skr完全就是被捧出来的一个“嘻哈热词”。而“punchline”确实是有意义的实词,但“punchline”自带着一个形容词级别的标准:必须是神来之笔、画龙点睛才算punchline。




当然,每个人对“神来之笔”的标准也不同,但显然大家不会把“我杀了很多人”当成punchline,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才更有punchline的味道。


相比之下,“freestyle”在吴亦凡口中的意义就相当普通,仅仅是“即兴说唱”。但这个词妙就妙在这个“即兴”上:爆音级别的freestyle是freestyle,“XX的头像皮球 一脚踢到百货大楼”这种级别的freestyle也是freestyle。“freestyle”没有门槛、谁都能玩,而精通此道的高手也能把它玩出花儿来,这就是freestyle这个“嘻哈热词”的魅力所在。




回到强推这些“嘻哈热词”的“始作俑者”爱奇艺,不得不说他们连年办节目所增加的曝光,让嘻哈从小众的亚文化走到了聚光灯下,实现了脱胎换骨的“登堂入室”。


而嘻哈文化推崇自由、自我创造力、思想解放,这与当代年轻人想要的不谋而合,从节目中衍生出来的种种流行语也成为了年轻群体中关于嘻哈的谈资。今天既然谈到了“嘻哈热词”,那我们就索性来盘点一下,到底有多少的“嘻哈热词”不断涌现,却又被我们所误解。




第一个需要澄清的“嘻哈热词”,当然就是我们刚才重点提及的“freestyle”。由于这个词“即兴说唱”的意思过于流行和火爆,往往让人忘了它的深层含义和另一种意思。


用有“说唱诗人”之称的freestyle名将小老虎的一段话来说:“真正的即兴,不光是词语和逻辑,是把生活Drop起来,拿生命里的每个偶然当素材,化自我为第三者,站在一边,玩自个儿的每一天,又投入,又旁观。”在他看来,“freestyle很危险”。


同时,即兴又是很有意义的,它可以挑战你的大脑,创作出大家觉得很惊人的东西。不要期望一个已经完成且完整的实体,想法必须一直保持流动的状态;也不要太计较每个部分听起来怎么样,所有过程一开始都是尴尬的、笨拙的、好笑的,某个错误可能只是一个无意的正确。




“freestyle”的另一种意思是“意识流作品”。比如大傻的《复读机freestyle》、刘聪的《哥们freestyle》、功夫胖的《Chinatown freestyle》、YOUNG和孟子的《卖票freestyle》、法老的《日字冲拳freestyle》,这些歌曲当然不可能是配上伴奏一遍过唱出来的,而是“意识流作品”。


这种作品的特点是:相比于歌手的其它正式作品,它们通常不会有一个核心的主题。并且很多情况下是在回怼键盘侠和hater,或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思想。当然,这些歌曲的歌词创作通常也是“一遍过”,不会花费太长的时间。




Flow这个词,至今都没有找到一个完全贴切的词来翻译。知乎相同问题下最高赞的答案将它描述为“歌词和节奏的一种结合模式”。


而再展开说,可以理解为说唱时的“咬字方式”,每个音节的“发音方式”。flow也用于处理音节与音节之间“重读轻读关系”、每个音节与伴奏的关系。


在技术层面上说,flow是独立于歌词和伴奏之外的,然而这种结合方式又不能脱离歌词和伴奏而存在,所以有人说“当你无法理解flow的时候,就感受它”,就像flow这个词的本义一样——“水的流动”。不同的rapper都会有自己的flow,所以不同的rapper来处理同一段歌词,却会有很大的不同。




shout out to xxx,这是说向某人或者某团体致敬的意思。为了表示自己的尊敬,通常是在唱之前或者唱完后说的。致敬对象可以是前辈、好友或自己的制作人等。


比如《中国有嘻哈》中,PG One在表演开始前说“shout out to S1(前辈)”;《中国新说唱2019》西奥和新秀“shout out to Ice Paper(制作人)”;《中国新说唱2020》王齐铭“shout out to 黄家驹(前辈)”。这些尊敬的话,通常都能引起不错的反响。




AKA是Also Known As的简写,直译就是“也可以被称作”、“也可被叫作”,也叫做“绰号”......为什么“AKA定娟”会遭到群嘲?因为根据AKA的定义,你必须有两个及以上的名字才能使用“AKA”这个说法,否则就要闹笑话了。




hater在说唱歌手的理解里是对手、讨厌自己的人、竞争者的意思。说到hater,大家应该很容易联想起之前音乐人丁太升谈论“为什么说唱音乐人都要在歌里制造一个假想敌”这件事。关于这件事,我们在这里也不再多费口舌,大家可以参考我们之前的推文《为何丁太升能凭借一己之力,就将中文说唱搅的不得安宁?》(点击即可阅读)。




battle在英文中代表战斗,与某某作战的意思。而在HipHop中则是指个人对个人、团体对团体的比赛。不单是是说唱中,街舞和涂鸦乃至DJ都有Battle,唯一的不同在于形式的不同。


battle总体来说是一种相对和谐的交流方式,并不是舞枪弄棍刀光剑影。通过面对面的即兴说唱,根据现场观众的呼声大小决定胜负。稍微了解说唱久一点的朋友,都知道我们国内也举办了相当之多的battle比赛,从中涌现出很多很棒的Battle MC。




punchline的原意是笑话里面丢包袱的地方,就是让人发笑的地方和笑点。引申到说唱音乐里面,就是指歌词的炸点、让全场尖叫的歌词。它类似于中文里的“妙语连珠”、“画龙点睛”、“神来之笔”这种意思。


比如欧阳靖当年跟黑人battle时,回击牙买加黑人穿的鞋是中国制造;再有《中国有嘻哈》比赛时,GAI跟王嘉尔合唱的《papillon》里有一句歌词:Go call me Stan Lee。


如果单独来看,这句话会显得非常莫名其妙;但首先了解背景“GAI和PG One彼此不对付”,再联想到Stan Lee是漫威之父(创作了万磁王等角色),而PG One的AKA正是万磁王,就能明白GAI这句话是巧妙地“内涵”了一把PG One,堪称punchline。




wordplay的本义是“文字游戏”,具体表现有“双关(乃至多关)”、“倒读”、“回文”、“梗”等,能够熟练运用wordplay的rapper,作词能力上堪称一绝。而其中的翘楚就是AR刘夫阳,那句“Artist 你拼不出这单词如果没有AR”就是他的wordplay代表作。他的好友杨和苏也在wordplay方面有所建树。




diss是因为HipHop的内容、表现形式产生的固有名词,也是目前被滥用得最多的一个名词。在HipHop文化中,我们常常可以看见以diss track为体裁呈现的rap,甚至还有diss battle这种形式。rapper常常利用diss某个人某件事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或者讽刺某种现实。


借助于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的爆红,diss这种原本是说唱歌手间用说唱来互相贬低和批判的专用名词,却被放大了“怼人”和“撕逼”的这层含义。





实际上,diss也可以是不带脏字纯讲道理的,因为它本质上是一种意见交换,比如GALI的《illusion freestyle》就只是表达自己的观点而已。


在说唱圈的diss中,规则非常鲜明:只认实力不认人。如果被人diss没拿出像样的歌,无论如何都将遭到鄙视。去年迟迟未能回应diss的福克斯,就因此风评大跌。




beef的本义是牛肉,也可以引申为牢骚等。在说唱圈中,谁与谁有beef可以理解为“争端”、“争议”,甚至“仇恨”。在HipHop的发源地,beef可能是真正动刀动枪的血海深仇;但在中文说唱圈,所谓的beef撑死也不过是动动拳脚,最后“老死不相往来”。


而beef与diss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却又不能完全划等号。有些beef的诞生并不会有diss track的诞生,比如之前西安的两家团队红花会和NOUS,虽然有beef却没有diss;又比如出过diss也不一定就有beef,比如GALI和ICE就是diss完节目又来参加了。




“跟Homie不说感谢 我们能聊天聊个整夜”、“我 homie今晚超酷,妞跟她打招呼”,Homie这个词虽然风头不大,但胜在生活化、口语化,听说唱的谁还没几个好兄弟呢?


这个词跟一个我们常见的英文单词brother(rapper们喜欢说“bro”)的含义比较接近,都是指代兄弟、朋友的意思。这也是rapper在歌曲最常用的一个词。因为适用范围广,使用程度高,词性相对积极,它在网络上也不乏被大批网友“宠幸”。




有了homies,就一起搞个cypher吧!cypher的本义是“密码、暗号”,在说唱音乐中被引申为“说唱接力”。中文说唱的历史上出过太多优秀的cypher,从最早的《带着梦想飞》到如今的《成都集团2020Cypher》,cypher一直是体现团队凝聚力和证明团队实力的最佳方式。今年是说唱圈的和解之年,我们有理由期待又一个《带着梦想飞》一样的大型cypher的出现。




关于嘻哈的名词还有很多,由于篇幅的限制,小编只挑了些最具代表性的,在这里就不一一给大家举例了。但即便最著名的“Freestyle”已经人尽皆知,可大家也仅仅还是停留在“听说”的层面,距离“知道”尚且很远,就更别提“理解”了。这也导致了嘻哈名词被乱用的例子比比皆是。


我从网上看到了一段话,大家自行感受下:“来一段换韵单押freestyle(即兴说唱):今天我上了一堂很swag(酷毙)的课,我的老师是一个OG级(元老级)的教授,老师上课的flow(节奏)让我感觉特别逗。所以我当众和我的homie(哥们)聊天,我感觉自己很dope(迷醉),我感觉我是一个不respect(尊重)老师的thug(恶棍),老师敢管我我就会甩给他一句fuck(脏话)。”




这段话的神奇之处在于,不同于生硬的中英文夹杂,也不同于刻板的英语词汇书,它贴心地在英语基础词汇后使用了括号,来translate(翻译,解释)嘻哈名词,这和曾经引起广泛讨论的“江一燕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种操作,无疑起到了“画龙点睛”之效,让人在流畅阅读的同时,还能学习英语和嘻哈名词。化用一句烂梗是:“只要嘻哈名词用的多,尴尬就追不上我”,这种寓教于乐,令人拍手称奇。.




我们一时的“阴阳怪气”,并不能改变嘻哈名词在国内的尴尬处境。如今提到嘻哈,大众首先想到的并不是《九局下半》、《Life's A Struggle》这样的经典,更多的是快嘴、押韵、freestyle互怼的刻板印象,甚至在心里给嘻哈打上了“叛逆”、“混乱”的标签。


对于大众来说,嘻哈依然是一个边缘话题,也就自然没有太多人在意这些词汇在嘻哈文化下的含义。在粉丝尖叫和资本追捧的背后,嘻哈名词面临着更严峻的挑战,它正遭遇取舍和过滤,并且慢慢被重塑。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乱用嘻哈名词现象的出现,也可以理解为是嘻哈文化在当下大环境中的一次“自我净化”。资本的入侵改变了一切,代表着嘻哈文化的嘻哈热词也在不断地更新换代、变换使用场景。但愿,这种“自我净化”能够推动中国嘻哈文化的“二次发展”……